Que será, será

Ich bin stolz auf euch.
Je suis fier de toi.

LI, NY

深夜聊会儿天

由你德和土鸡在竞争申办2024欧洲杯产生的一些胡思乱想。其实跟申办欧洲杯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没什么主旨,就是聊聊我的一个朋友。有点长。

我有个朋友,简称K,德国人,从小在慕尼黑长大。棕色头发棕色眼睛,至少185,我俩的体型差距是他站我前面能帮我挡风的那种。颜值的话,反正不难看,我对朋友是真的没有一个审美标准...

两年前开学第一个周末social的时候,他跟别人说了一句“I know some Chinese from school”,我正好路过,就聊起来了。当时没跟他说我是拜仁球迷,他也没问。

结果几天之后碰巧坐在一桌吃晚饭,说新赛季马上开始了blahblahblah,我下意识的就说了"Bundesliga",他吓得叉子都掉在盘子上了,倾身过来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以为是我发音不标准了,我就说"Ah, nothing, I mean the German league..."

"No, the word you just said. What did you say?"

"Bundesliga?"

"Yeah, how did you know that word?"

"Dude, I watch soccer. I'm a fan of Bayern Munich."

知道我是球迷,又好几个lab都是lab partner,我俩的关系突飞猛进。那个赛季欧冠,你仁和阿森纳小组赛第一场,美国时间是下午,老师在上面讲事情,我俩坐在礼堂的最后一排偷偷拿手机看的文字直播(..............)。

K是我见过唯二的跟我表达过女权主义的男生(另外一个男生就不在这里讲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只要一跟他哭丧着脸,他就跟我说"Tina, you are a strong and independent woman. You need to have faith in yourself. Remember the song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16年美国大选,他支持希拉里,我说我怎么觉得有点够呛,他一直不信。公布结果那天,当好几个swing state都红了的时候,我给他发短信说希拉里凉了,他给我回了个哭泣脸。

后来好像是德国也有个总理竞选,德国的选举制度我不熟,在这里就不多说了,他给我在snapchat发他家里人给他发过来的视频(........)。我问他你支持谁,他说默克尔。我说诶不是说德国民众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有意见么,他说是啊但是也不能选一个极右主义(far right)的人上台吧。

他有两个比他小的妹妹,给我拿照片看,我说你的妹妹们都好可爱啊,他说"Nah, they're OK." 说是这么说,我明明看见他把照片放回去的时候扶了一下相框。

哦对,他还凌晨两点起来跟在德国的妹妹视频祝她生日快乐。我说"Wow you're spoiling her",他就笑。

他和几个朋友踢球,中间休息跑到我这儿喝水,我问他,你是不是去过青训营?他说是啊,我小学那会儿在拜仁的青训营踢过,后来学业忙了我就不踢了。

他是交换生,走的时候跟我说:“你现在在德国有个家啦(You have a home in Germany now)。你来了我带你去看拜仁的比赛。现场的。”

关于他的故事到这里就没什么别的值得拿出来说的了。我在那之后没去德国,意味着我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过他了。

评论 ( 2 )
热度 ( 1 )

© 飘落的小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