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 será, será

Ich bin stolz auf euch.
Je suis fier de toi.

LI, NY

心情复杂

*可能有雷,还是谨慎点看吧。

你法进决赛了,按理说我应该是很开心的,因为格子值得这一切。

看他赛后哭了我心里也不好受,太不容易了。

但是吧...

我心疼比利时的这批球员啊。

这帮球员说是比利时的黄金一代不是没有道理的。牌面上来讲能进这届世界杯的前三。这么多年的青训投入,这么多年的等待,无数次离四强就差那么一点点,这次是离奖杯最近的一次了。

说个好笑的。两年前被人怼过,说你墙头这么多,根本不算真正的拜仁球迷。

怼我的是位阿森纳球迷,被怼的原因是我说我挺喜欢维尔通亨的。

跟一个支持热刺的朋友聊天,他问我,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我就愣了。

我在英超里印象最好的球队是热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克林斯曼(那会儿他还是美国队的主帅)。当时碰巧也挺喜欢阿贾克斯(现在不看了),有一天新闻里推送了一条关于麻杆的新闻,我点进去一看,咦这个人是阿贾克斯青训出来的啊,诶他当后卫还挺不错的。

于是我关注了他的Instagram。

好像就这么喜欢上了。

当初他还没这么胡子拉碴,正经起来也蛮帅的,看了12年他在阿贾克斯的一些视频,真的嫩。

[现在就不说了。他都不好好收拾自己,我怎么给别人卖安利啊(哭泣)。

他防守干净利落脆,看集锦容易上瘾。

这两年他在英超的表现都不错,每次赛季末我还给他投票(笑),其实英超的比赛根本没追多少。

真没时间,我连德甲的比赛都勉勉强强看不完。

有的时候,喜欢一个球员需要很多理由,但有的时候就是个感觉。挺玄乎的。

看着他成为了为比利时出场最多的球员,首秀是对葡萄牙,一百场的时候还是对葡萄牙。

九千多分钟啊,十一年了。

当他妈妈拿着一百场的帽子出来的那一刻,我就想起来他12年被选为荷甲最佳球员的颁奖仪式,也是妈妈在场,他做演讲的时候哭了。


送给大家一个小哭包

昨天看他在场上气得跟法国球员争论,导致领了张黄牌,我一下就特别难过。他想赢啊。

就差那么一点点。

我不知道下届世界杯还能不能看到他了。他已经31岁了。


说个和自己有关的事结尾吧,要不然太伤感了。

去年三月份又去了趟比利时,从安特卫普到根特的路上正好路过麻杆同志的老家,Sint-Niklaas。

火车在车站停靠了两分钟。那天下雨,天空灰蒙蒙的。我隔着车窗看了一眼小镇,不是很大,我也没下车。

远处的草坪上有几匹马,特别惬意地甩了甩尾巴。

那是我离他的生活最近的一次。


好啦,其实输了半决赛也不是世界末日,可惜是可惜,但是得学会move on啊。

评论 ( 3 )
热度 ( 6 )

© 飘落的小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