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 será, será

Ich bin stolz auf euch.
Je suis fier de toi.

LI, NY

讲个故事吧

Y小姐在上了高中之后认识了Z先生。

Z先生是个好人,并不是在给他发好人卡。他是真的对所有人都很好,很暖心的一个男生。

Z先生是Y小姐在这个学校里最先认识的几个人之一。他在Y小姐跑完步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过来问:“你还好吧?”

Y小姐扶着膝盖,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点头。

Z先生笑了,拍了拍Y小姐的后背,“你很棒。”

好像就这么认识了。

大概是两个月之后,出于巧合,Z先生和Y小姐在海滩上一起散步。Z先生那天脚踝上有伤,袜子边上还能看到一点血迹。

正好是夕阳,海浪打在沙滩上,Z先生捡着石头,一块一块的扔到远方。海鸥被他的动作惊到,全都飞走了。

Y小姐开玩笑似的嘟囔了一句“虐待动物”。其实Z先生很爱动物。他家养了一条德国牧羊犬,他的手机壁纸就是那条狗。

Z先生回头,日落洒在他的身上,他嘴角挂着一抹笑,冲Y小姐招手,让她过来。

很老套的说法,Y小姐当时觉得心脏被击中了。

之后就放假了。Y小姐花了十天认真的思考了自己对Z先生的感情,觉得大概是感动多余喜欢。毕竟他是在她刚到新环境了之后第一个伸出手的人。

平凡的过了半年之后,第二年开学,Z先生和Y小姐有两节课在一起。

他们俩迅速地成为了好朋友。Y小姐是个心里特别拧巴的人,Z先生碰巧是个愿意倾听的人。他们俩都很清楚,Y小姐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窗口而已。

中间Z先生遇到过一个坎,他俩的角色难得对调一次。

去年的毕业典礼,Y小姐哭湿了Z先生的衬衫。其实要离开的不是Z先生。只是Y小姐一出礼堂就在哭,Z先生碰巧在她边上,只好站在那里安慰她。

他在那段长达二十分钟的对话里说了一句话,Y小姐记得特别深。

路灯下,他略带怜悯地看着她,说:“你得学会放手。你早晚要对我放手的。这是长大的一部分。”

Y小姐有点生气,“那我不要长大了。”

Z先生笑了,眼角边上还有眼泪,“那是不可能的。”

Y小姐当时拽着他的领带,突然意识到他也没想象的那么矮,他都高出她一个头了。

从那会儿到现在的这几个月里,Z先生谈了两个女朋友(包括现在的这个)。Y小姐心里总觉得别扭,可是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Y小姐的朋友很隐晦的提醒过她,你是不是喜欢他呢?

她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出来。

她从手机上抬起头,听到Z先生在喊她的名字。她看着Z先生在阳光下亮到发白的头发,海蓝色的瞳孔,自己以为很坚定的答案突然就有点动摇了。

那天晚上,Y小姐想到了自己好早以前做过的一个梦。梦里她和Z先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记不清他俩在聊什么了。

Z先生站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暖黄色的阳光让她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Y小姐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Z先生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她能感觉到Z先生拍了拍她的后背。

然后她就醒了。

Y小姐依然记得醒来之后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过。

只是个梦啊。

评论 ( 2 )
热度 ( 1 )

© 飘落的小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