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 será, será

Ich bin stolz auf euch.
Je suis fier de toi.

LI, NY

一个脑洞

好早以前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视频,说有一个妹子刚做手术出来,麻药的药效还没过,拉着边上的男护士表白,护士超可爱地没戳穿,陪妹子聊天。

我不禁开起了胡花的脑洞。

[如果ooc的话,我很抱歉。

[这脑洞其实早就写了个开头,然而没过多久我就颓了。最近输球难过,我特别心疼老胡,写点糖让自己好过一点。


老胡是个球员,阿花是医院的护士。某次比赛期间老胡的腿骨折了,被拉到医院做手术。老胡痛得直皱眉头,还没来得及告诉周围的人自己没什么大事,结果一剂麻醉药下去就晕过去了。在老胡失去意识之前,他就记得站在他旁边的护士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在手术室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睫毛特别长。

手术很成功,老胡被推出来等待麻药药效过去。

胡梅尔斯同志一睁眼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这次眼睛的主人没戴口罩,嘴角挂着笑容看着他。

由于麻药的药效还没完全过,老胡的脑子简直是一团浆糊(他其实意识到了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23333 以下行为都是他下意识反应)。他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被击中了,于是在这种情况下老胡脱口而出:“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阿花愣了一下,看着老胡还没聚焦的瞳孔,意识到这个病人麻药药效还没过。他笑了,跟老胡讲“谢谢你”,顺手拉了把椅子坐在老胡的病床前。

老胡伸手拉住阿花的手,瞄了一眼阿花别在胸前的名牌,在病床上嘟囔:“我可以叫你Benni吗?Benedikt这个名字好长好麻烦啊。”

阿花说“可以”,老胡就跟个三岁小孩一样笑了,说:“我爱你,Benni。”

阿花哭笑不得,心里想就算我目前是单身,不会有人吃醋什么的,但是这调戏得也太明显了。阿花又觉得自己不能跟一个麻药药效没过的病人计较,于是决定陪老胡聊聊天,老胡说什么他跟着回答就是了。

结果老胡的下一句话差点没让阿花从椅子上摔下去。老胡很认真地跟他说:“我们结婚吧。”

阿花还没来得及说不,老胡已经开始畅想婚礼的细节了。比如他俩应该穿什么颜色的西装,比如婚戒应该买哪种款式,比如阿花什么时候搬进他家... 麻药的药效导致他说话特别不清楚,不过阿花还是听懂他想说什么了。

阿花特别无奈地笑了笑,又不方便发脾气,只好全程握着老胡的手,另一只手还得拿杯子给他接口水。

过了一会儿负责的医生过来了,准备把老胡推到病房里,老胡狗狗眼看着阿花,“你别走。”

阿花哄他:“好好好,我不走,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吧。”

胡梅尔斯同志就睡过去了[。

然后阿花还被边上别的医生开玩笑,说Benni什么时候给他们发请帖。

阿花说这只是为了哄病人的,你们不要看热闹不嫌事大,赶紧都回去工作去。

第二天老胡醒了,一开始脑子一团浆糊不记得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傻事,后来看到Benni从病房门口路过,一下子想起来自己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老胡想用自己的脑袋砸枕头。

结果下午阿花真的过来看他了,老胡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就开始道歉,说真不好意思啊,我当时全是因为麻药的药效,我不是有意说那些话的。如果给你造成困扰的话真的很抱歉。

阿花说没事,我知道,我没介意。我总得过来看看你恢复得怎么样。

老胡想坐起来,自己撑着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龇牙咧嘴的喊痛,阿花赶紧去扶他,被他抓住手臂,两个人的脸离得特别近,鼻子都快贴上了。

阿花的喉咙动了一下,没说话。老胡抬眼看他,眼睛里都是促狭的笑意。

阿花盯着他的眼睛,意识到自己被他骗了。于是阿花想挣开他,可是这个姿势根本使不上劲,他又怕真的伤到老胡。

老胡侧过头,问他:“你说话算不算数?”

他一说话,热气打在阿花的耳边,阿花下意识的点头,后来反应过来不对啊我答应过他什么了?

老胡看着他迷茫的眼神,笑了:“结婚的事情啊。”

阿花一下子就脸红了,刚要反驳他,老胡却放手了,乖乖躺回床上,胳膊放在脑袋后面看着他。“结婚是早了点。刚才是逗你的。”

阿花哦了一声,心里却还是砰砰直跳。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还是挺有魅力的,怪不得好多小姑娘喜欢他。

“不过,”老胡继续把话说完,“等我出院了,你愿意跟我一起出去约会吗?”

阿花还是有点犹豫:“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Benni, 我之前还不太信一见钟情这种事,看见你觉得还是有可能的。你总得给我一次机会啊。”


阿花就答应了啊[我总觉得你胡在现实生活中不会有“情话”这个技能点的。

第一次约会之后又有了第二次,老胡天天往医院跑,美其名曰要送阿花回家,因为顺路(其实并不顺路)。

之后就愉快的在一起了。

然后他俩的结婚仪式真的就是像老胡在麻药药效还没过那会儿畅想的场景一样。


欢迎大家把这个脑洞写出来,我最近什么动力都没有。

送给大家一张年轻的胡花。那会儿真好啊。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飘落的小晔子 | Powered by LOFTER